又迷川

そらるさん、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!

人死后会化作星星,然后应该会转世吧
小镇塔中的大钟当当的响着。
白衣女孩从窗边跳了下去,一瞬间,血肉模糊。红色成为灰黑的小镇中最鲜艳的颜色。
当——
今天的第九十六次。少女用残留的意志,默数着。
当——
九十七
当——
九十八
当——
一切恢复原状,少女还是那个眼神空洞的少女,小镇还是一片灰黑,不含有一丝多余的色彩。少女淡漠的从地上爬起来。
不管试过多少次,在第九十九次钟声响起,所有的东西都会恢复原状,被困在时间内的少女,今天也不抱希望的想离开这个诡异的世界。
留在这里的第几年了呢?不知道,已经完全失去了时间概念。从第一次抱有希望一次次从梦中打回现实,到后来陷入绝望试图用自杀解决问题,发现没有用后反复尝试,再到现在完全失去情绪波动,宛如失去断了线的提线木偶。
第一次试图自杀的时候,她用了好长时间才敢踏出脚。
她已经习惯这种剧烈疼痛了。
她还依稀记得,这座小镇以前很温馨,卖面包的年轻女孩,笑得很温柔的叔叔,沉迷跳格子的五个小孩子,以及身旁的她。
后来爆发了一场瘟疫。大家一个接一个前往了那个叫天堂的地方。
她死了,少女很伤心。
少女许愿让小镇永远保持原样。
少女的愿望实现了,但也因此被困在愿望里。
终于有一天,钟声停下来了,卡在第九十八下。少女看到了在小镇中迷路的她。
少女被困在小镇中的第九十九年。

まふまふさ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
我画画不好看十分抱歉,但是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
能喜欢上你真好,希望你能一直开心~

【熠诺】幻想

大概是两周前?也许还要更久,百诺开始有股想大哭的冲动,她记得自己曾经在房间偷偷哭过一次,抑制不住的哭得撕心裂肺,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。可即使这样,百诺也想不起她为什么会想哭。

今天的训练洛小熠仍然不在。他最近感冒有点严重,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出现了。凯风也是,比洛小熠晚了几天也感冒了。估计是被传染了吧。百诺盘算着训练完以后去采草药,然后给他们送过去。

训练结束后,天画突然问她要不要一起去逛一下。考虑到一会儿要去采草药,百诺推辞掉了。看着天画欲言又止的样子,百诺有点奇怪,但并没有太在意。

“不过最近我的状态也不太好啊。可不能拖大家后腿。”百诺这么想。

天蒙蒙的,走到半路下起毛毛细雨,她加快了脚步,突然被叫住了。

“小熠?你怎么在这里?”百诺看见洛小熠的时候感到有点惊讶,他撑着伞走到她旁边。

“我听凯风说你在这里,我过来帮忙了。”

“你不是正在感冒吗,不该出来的。”虽然这么说,百诺心里其实很高兴。

“听说最近凯风也没来训练?他怎么了?”

“也感冒了。可能是最近的天气原因吧。”百诺有点苦恼地说,“小熠,你最近好些了吗?”

“托你的福,好很多了。”

洛小熠一直保持着为百诺撑伞的动作,偶尔和百诺闲聊一两句。

“这雨是不是越下越大了?衣服都湿了。”百诺有点苦恼。

采草药花了不少时间,但总算完成了。百诺打了一声招呼两人开始往回走。

“你先回去吧,我熬完药就给你和凯风送过去。记得要好好休息。”

把药送到寒山星门,意外的看到沙曼的身影。旁边坐着凯风,似乎在讨论什么,又似乎不是,看上去在说话的只有沙曼而已。

沙曼向百诺打了一声招呼,然后走过来帮忙摆弄。和与洛小熠一起时不一样,也和以前交流时不一样,谁都没有说一句话,直到百诺准备去找小熠。

“你不要再去找他了!”突然的吼叫把百诺和沙曼吓了一跳,一直坐在那儿低着头的凯风情绪异常激动,而百诺站在一旁不知所措。

“小熠他…………”

“凯风!够了!百诺,你先过去吧,我有点事情和他说。”

百诺走在前往星火罗门的路上,越来越抑制不住想要大哭。

沙曼确认百诺已经走远以后看向凯风,却再也想不到该劝说些什么,毕竟凯风和小熠一直都那么要好,说不难过…………怎么可能呢?

凯风把头埋进双臂。

“小熠他…………明明已经死了啊!”

百诺走着走着突然蹲了下来,失声痛哭。